我们为何会感到焦虑?

我们为何会焦虑?

原创:厦门朴生心理咨询中心 盛文哲 (编译)



罗洛·梅(Rollo May,1909—1994),美国存在心理学之父,也是存在主义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创始人。1942年,罗洛·梅感染了肺结核,差点死去。罗洛·梅以自己的切身体验为主要思考素材,完成其博士学位论文《焦虑的意义》,并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授予的第一个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焦虑的意义(The Meaning Of Anxiety)》一书,在罗洛·梅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突出反映了其存在主义哲学思想的主要观点。本文系1975年作者为该书再版时所作之序。

 

自从上世纪中叶以来,有关焦虑心理的研究在专业领域大量出现,社会大众对于焦虑问题也十分关注。焦虑,无疑已经走出专业人士灯光微弱的办公室,来到了商业市场的耀眼明灯之下。
但是,尽管齐聚了天才们的投入奉献,我(罗洛·梅)知道,始终没有人可以宣称,焦虑之谜已被彻底地解答。我们虽然对于焦虑的了解增加了,但是还没有学会如何来有效处理焦虑。我曾提出的“正常焦虑”这一概念,在理论上已经普遍被接受,但是我们还没有能够面对焦虑背后所隐含的象征意义。我们很多现代人仍旧执着于一种不合理的内在信念,即认为“心理健康就是指生活中没有焦虑”。可我们似乎没有觉察到,生活中完全没有焦虑这一幻念,其实是对客观现实的严重扭曲和误解;对于当前这个世界经济衰退与全球疫情影响下的时代而言,这点已是昭然若揭。
焦虑是有意义的。尽管这层意义可能既有毁灭性的部分,同时也有积极、有意义的部分。我们人类的根本生存之道,就是面对焦虑。弗洛伊德和阿德勒说过,原始人最初的焦虑体验,是来自野生动物的尖齿利爪的威胁警示。在人类祖先发展出思考能力,以及掌握象征与工具来拓展安全范围方面,焦虑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到了现代,我们很多人仍旧认为主要的威胁来自具体敌人的尖牙和利爪,可是它们实际上大多是来自心理或更广义的精神层面;换言之,主要是来自无意义感的问题。我们人类已不再沦为老虎等猛兽凶禽的猎物,但是却被自己的自尊问题所深深困扰,被跟自己同类的各种群体所孤立,或是在各种社会竞争中受到失利的威胁。如今,焦虑的形式已经发生大的改变,但是焦虑体验依然大体相同。
焦虑是人类的基本处境。在此举一个我(罗洛·梅)个人的例子,尽管我已身经百战,但是我在每次公开演讲之前都会感到焦虑。有一天,我决定不再忍受这种看似无必要的紧张感,通过我个人坚定的意志努力,我终于能让自己不再感到焦虑了。那天晚上当我上台时,我非常放松,完全没有一丝丝的紧张。最终,那场演讲简直是滥透了。因为紧张感、迎接挑战的兴奋感受,以及就像赛马在门栏前等候冲刺的那种亢奋和激情全然不见了。而那些正是正常焦虑表达时的身心状态。
面对焦虑,可以使我们不再无聊,帮助我们心智更加敏锐,而且使我们确知这份紧张感的存在是人类生存的一种保障。有焦虑才有活力。就像人的身体发烧一样,焦虑表示心理内在世界正在激战之中。只要我们持续争战,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便有可能。当焦虑不再,争战结束,忧郁可能就会出现。这就是为什么克尔恺郭尔(Soren Aabye Kierkegaard)主张,焦虑应该是我们的“良师”。他指出,只要当新的可能性浮现时,焦虑就会在那儿。这些思考点出一个当代研究几乎没有碰触的主题,那就是焦虑与创造力、原创性和智识的关系。
我相信,如果大胆提出一个含纳正常与神经性焦虑,以及文学、艺术与哲学的焦虑理论,是十分有必要的。这个理论必然是以最高形式的抽象呈现我提议必须以下述这个定义为基础,即焦虑,本质上是存在肯认自己以对抗非存在的体验,而非存在的体验便是减损或毁灭存在之物,如攻击性、疲累、无聊以及终极的死亡。
                                                                                                                                                         蒂布龙,美国加州
[1] Hall, E. T. . (2010). The meaning of anxiety. Rollo May.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54(2), 263-264.